IC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IC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家称收藏古籍善本专业门槛高捡漏几无可能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13:56 阅读: 来源:IC卡厂家

最近,梁基永的私人藏品再次让广东的一些古籍善本藏家无比惊艳。

在省立中山图书馆特展厅,为期一个月的《丹墨琳琅—梁氏仪清室藏明清稿抄校本特展》目前还没有撤展,慕名而来的研究者和收藏家仍然“惊叹着”一件件当初从地摊或旧书店上淘来的古书、信札、手稿。更多的人则在猜测,这些珍贵的文稿,若要送到拍卖会上去,那得以多少钱成交。

近年来,在艺术品行业持续回调的大背景下,古籍善本和名人手稿等冷门板块反而受到藏家追捧,屡屡爆出市场惊喜。2014年秋拍,明末清初大书画家王铎的一纸《致戴明说札》,在北京保利便以1863万元、高出拍前估价近4倍的高价成交,从而以名人手稿的身份入榜中国艺术品Top100。

扬名

珍稀名人手抄稿亮相中图

在国内的艺术品市场上,古籍善本一直处在书画、瓷杂等传统优势拍品的阴影之下,是收藏界公认的冷门板块。然而,近年来,以中国嘉德、北京保利为代表的一批拍卖公司,纷纷推出以“古籍善本 碑帖法书”为主题的拍卖专场,而不断出彩的成交纪录则使得书札尺牍、金石碑帖、画稿、旧纸这类长期以来不受待见的冷门拍品不再默默无闻。

2015年开春,由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主办的《丹墨琳琅——梁氏仪清室藏明清稿抄校本特展》甫一推出,便吸引了业界高度关注。从展览的命名即可看出这不仅是一份文史的大餐,也是一场艺术的盛宴。

梁基永本身即是文献学专家,十多年前已是羊城名噪一时的青年收藏家,加上开展前主办方已向外界提前“剧透”这类展览在广东还是第一次,于是更为这批藏品的整理出阁吸足了眼球。

在中图的特展厅,梁基永一口气和盘托出了其二十年来私藏的30多种珍贵文物,品类包括稿抄本、校刻本、批注本、信札手稿、制艺课卷等,时间跨度从明代中期至上世纪初。

稿本即古代作者诗词文集的原始手稿,抄本指古代流传下来以手抄为形式的特种文献,批校则是中国读书人常用的治学方式,即在书籍上亲笔写下自己的考证,观点,或校对古书的异同。古典文献学专业博士毕业的梁基永介绍,这三种形式的古籍,版本学上与普通古籍略有不同,因其具有人手书写的特性,故异于普通的古籍收藏。稿抄校本由于有人手书写的特性,因此存世特少,相比起普通古籍而言,收集难度较大,对于收藏者的学术要求更高。

记者在展览现场看到,从明代的内府抄本《太医院经验良方》、姜垓撰写的《流览堂诗稿》、张煌言的《奇零草》,到清康熙年代林凤岡的《石岳集》、郑纯礼民的《梦樵轩诗稿》,再到清乾隆年代史荣的《陶陶轩诗集》、清嘉庆年代吴荣光的《筠清馆古铜印谱》、黎简的《自书诗册》、清道光年代的《香石唱和集》、《粤东管见》等等,或手抄、或批校,每一种均可见前人的苍苍墨迹,而内容则包括生活笔记、诗词歌赋、公文笔录等等。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副馆长、广东省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倪俊明用了“很高”两个字来形容梁基永这批藏品的文献价值和史料价值。不过,对于一些资深的收藏家来说,他们更倾向于把这些手抄文物直接视为古代的文人艺术品。著名收藏家罗渊便向记者表示,展出的多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能收藏一两件都是莫大的幸事。

心得

古文献收藏靠知识起家

早在十多年前,梁基永首次将其私有的地方文献在广州博物馆等一些文史学高地展出时,便曾经引发学界高度关注。

尽管当时,已经有不少老先生“诧异”,一位不到三十的“毛头小伙”,怎么会拥有那么多珍稀的古籍善本——广州图书馆甚至设立了一个专区来收藏其搜集的数百册明清时期广东珍贵地方文献。然而,时隔15年后,梁基永的藏品再度在广州整理出阁,仍然让许多醉心珍稀文献的学者和收藏者们“感觉无比震惊”。

实际上,梁基永藏品远远不止中图展出的这30余种。他的收藏范围涉及中国书画、瓷杂、古籍善本、古琴等十多个门类。

在广州的收藏圈,梁基永是少有的那种完全靠知识起家的大收藏家。其家族为广州清代著名富商及科举世家,是典型的“西关大少”,由于良好的家学渊源,梁基永自幼学习音乐、文学,擅长弹钢琴、古琴,书法自成一体。他从中学起,就开始“有目的地闲逛”于老城区的一些地摊书店,趁机收藏一些古代书籍、明清扇子、瓷器等。

上世纪90年代,梁基永凭一次偶然机会,在文昌路地摊上以15元购得叶应铨《六如琐记》稿本三册,又因为文献学家、收藏家王贵忱先生的指引,从此开始了对稿抄本的收藏。

“刚入行那些年,国内的艺术品市场都才刚刚兴起,古籍善本只能算是一个小冷门,根本还没有在市场上引起藏家的注意。”梁基永向记者解释他早年为什么能够低价买到那么多珍贵的文献时说,“很多其实非常珍稀的名人手稿,经常都被当作废纸卖到回收站,就算是到了旧书店或地摊上,也只是以一般的价钱卖给有兴趣的买家,根本不会有人想到它有其他的附加值。”

梁基永不无自豪地回忆道,当年他还曾经以450元从一位阿婆手上买到一副曾国藩的对联、以500元买过一幅清代画家汪后来的书法斗方。

不过,进入新世纪以后,随着民间对各类艺术品收藏的不断升温,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也开始慢慢从这些古籍书店和地摊上退出来。梁基永讲道,一个最明显的转变时,他越来越多地接触到一些假货。尤其是稿抄本,对收藏者的学术要求非常高,如果没有专业的文史知识和较高的鉴定能力,极容易受到一些造假分子的蒙骗。曾有一位朋友,就买到过一套据说是清代顾千里题跋的古藉。当时我就分析,按照当时的行情,这么一套有顾千里题跋的书,至少要卖到几十万元。况且,这套书上题跋的书法一看就很差,不大可能是顾千里的字。

“在当前复杂的市场环境下,即使是行家,也常常会买错东西。”梁基永毫不讳言,自己也有过类似的教训。譬如在一些拍卖会上,琳琅满目的图录照片往往会激发自己的购买冲动,出于对主办方或卖家的信任,根本不会去考虑这些拍品的真假问题,等到把东西买回来了,认真鉴定后,才发现东西有问题。

气象监测设备货源

夹头价格

机床传动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