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IC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农药企业如何面对政府禁毒石蜈蚣草

发布时间:2020-10-19 05:06:45 阅读: 来源:IC卡厂家

4月15~16日,中国农药工业协会在苏州召开了一次行业会议。这次会议盛况空前——CCIN记者在会场看到,开会时会场内满满当当地坐了700多人,还有上百人进不了会场在场外旁听。这是为什么呢?

听到可能禁用这么多农药品种,不少企业老总倒吸一口冷气

就在会议召开之前——上月发生了海南毒豇豆事件,本月初又发生了青岛毒韭菜事件。这次会议的主题就是关于发展环境友好型农药和探讨禁用高毒、高污染农药问题。种种大背景,使这次会议非同寻常。连到会的国家有关部门的官员都为之感叹,少有化工行业像农药行业这样对环境问题高度敏感,高度重视。

CCIN记者在会场上随便采访一位来自企业的参会者,对方都很自然地提到刚刚发生过的毒豇豆、毒韭菜事件,同时也很肯定地认为,国家有关部门正在酝酿禁用一大批高毒农药,同时禁用对环境污染严重的乳油制剂品种。一场淘汰高毒、高污染农药的绿色风暴即将来临。

果然,工信部原材料司主管农药的张文明处长在众代表的要求下,透露了政府下一步拟将禁用的农药品种。这包括造成这次毒豇豆、毒韭菜事件的水胺硫磷、甲拌磷等21个高毒有机磷农药品种。还包括一些对环境影响较大的乳油单剂,如阿维菌素、甲氨基阿维菌素、甲氰菊酯、氯氰菊酯、氰戊菊酯、溴氰菊酯、联苯菊酯、氟氯氰菊酯、高效氯氰菊酯、高效氯氟氰菊酯、丙草胺、乙草胺、丁草胺、丙环唑、咪鲜胺、吡虫啉、啶虫脒等。还包括一些乳油复配制剂,如阿维菌素加高效氯氰菊酯、阿维菌素加毒死蜱、阿维菌素加哒螨灵、阿维菌素加吡虫啉、阿维菌素加啶虫脒、高效氯氰菊酯加杀虫单、高效氯氰菊酯加甲氨基阿维菌素、高效氯氰菊酯加三唑磷等等。

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听到政府拟将禁用这么一大批农药品种,不少生产企业的老总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CCIN记者能理解企业老总的心情。现在生产一个农药品种,光办证就要花几十万元,耗时两年多。禁用这么多品种,生产企业将有多少资金付之东流?而上新的农药品种,又将需要多少资金投入?

CCIN记者从中国农药工业协会理事长罗海章处了解到,据国外一家专业机构统计,1995年,开发一个新农药原药产品需耗资1.5亿美元左右;2005年,开发一个新农药原药产品需耗资2.56亿美元左右。预计到2012年这一数字将增加到3亿美元以上。平均要经过对14万个化合物进行筛选,才能开发出一种新农药,耗时约10年。

有毒蔬菜毒在使用不当和检测不力,均不是国家明令禁止的高毒农药

然而,与会代表还是提出,应该向公众说明造成毒豇豆毒韭菜的真实原因,不应让农药企业当冤死鬼”。

据了解,2008年1月9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农业部等部门发布公告,决定停止甲胺磷、对硫磷、甲基对硫磷、久效磷和磷胺等5种高毒农药的生产、流通、使用。对此,国内农药行业曾经历了一番伤筋动骨的淘汰,这5种高毒农药已难觅踪影。那么,这次海南和青岛发生的蔬菜农药残留中毒事件是不是这5种高度农药在作祟呢?

CCIN记者在会上了解到,海南毒豇豆检验出来的农药残留是水胺硫磷。青岛毒韭菜的罪魁祸首,不少媒体报道说是甲胺磷,CCIN记者就此专门采访了中国农药工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孙叔宝。孙叔宝告诉CCIN记者,经权威机构检测,青岛毒韭菜并不是使用了甲胺磷,而是使用了甲拌磷。水胺硫磷和甲拌磷均不在国家明令禁止的5种高毒农药名单之列。

既然不属5种高毒农药,为何又出现了农药残留中毒事件呢?这就要说到农药的基本属性上来了。大凡是农药,总是有毒的,无毒的农药绝对是假农药。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农药植保专家杜凤沛指出,水胺硫磷等有机磷农药都是高效品种,有些也是高毒的,但其半衰期比较短,经过一段时间后,残留量会降到足够小的值,并不会对食用者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关键是使用方法要恰当。

CCIN记者了解到,国家有关部门早有规定,水胺硫磷等有机磷农药不能用于生长期短的蔬菜上。这次出现这种事件的原因,一是由于菜农不懂施药技术,误用了农药品种。二是农业基层植保机构疏于施药指导和监管。按照规定,蔬菜禁止施用水胺硫磷、甲拌磷等高毒农药品种,这一点植保机构应向农民和农药商店讲清楚。三是缺乏严格的蔬菜检测程序。蔬菜进入市场需要做农药残留的监测,因此即使在前面的环节有违规施药,监管部门最后应该也能将高毒农药检测出来。毒豇豆、毒韭菜能流入市场,无疑是由于监管部门的监管不力。

在这次会议上,代表们普遍认为,杜绝农药残留中毒事故,关键是要加强农药使用的监管。一是要加强县级植保站、乡镇农技站的服务功能,改变目前植保系统重经营、轻服务的状态,指导农民科学用药,为农产品安全提供科学保障;二是注重对高毒农药的产品检测和市场监管,为农产品安全提供放心农资的质量保障;三是进一步规范农药标签,对高毒类农药及对某些作物存在高风险类的农药,要用醒目的字体在农药标签上给予标注;四是原药生产企业和原药经营企业一定要把控高毒农药的流向。

杜凤沛将农药比喻为汽车:每年死于车祸的人肯定比死于农药中毒的人要多得多。但是,买车用车的人依然在增加,因为人们知道车祸的起因大多是人造成的而非汽车本身,这一道理也适用于农药。合理地使用农药可以提高产量,并且将危害控制在极低的范围之内。所以,农药的使用绝不仅仅是高毒就认为它罪大恶极,就禁用,丝毫不顾它在农业生产中的价值。”杜凤沛说,当然,更重要的是需要发展环境更加友好、低毒高效的农药,这样才能为人类保护和改造环境发挥重要作用。”

每次都是使用者的问题,为何受到惩罚的总是农药生产企业?

对于政府正在酝酿禁用一大批新的高毒农药,与会代表提出了不同看法。

重庆市农药行业协会秘书长李天民说,去年8月1日起,工信部停止颁发所有新增农药乳油产品的生产批准证,即禁止新上农药乳油产品项目,这一举措出台极不慎重。一是既没召开听证会,又没下发正式文件。二是目前停止新上乳油产品,国际上尚无先例,也不符合我国国情。三是主管农药登记、生产许可、生产批准的部门没有协调,不少企业有的已取得农药登记证,有的即将取得农药登记证,有的已取得田间药效批准正在各种试验之中,这些企业会因无法取得生产批准证而导致三证不全”。对于新上一个品种,企业已经花费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的费用来进行登记,面对突如其来的政策,产品不能上市造成巨大损失。四是要有过渡期,不能一刀切。8月1日是停止颁发乳油证书的日期,那么受理材料申请的截止日期是什么时候?前一个月还可以通过审查颁发证书,后一个月就把所有的产品给枪毙了。五是在此项政策颁布后,因受到农药企业的质疑,之后又颁布了一个解释,补充说明在特定的条件下可以继续申办乳油的批准证书。但是到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企业还是无法拿到乳油生产的批准证书。

不少农药企业老总愤愤不平:每次农药用药出事,原因明显是使用者的问题,为何受到惩罚的总是农药生产企业?政府一个文件说禁就禁,企业因此受到的巨大损失政府为何没有补偿措施?

不过CCIN记者还是从工信部主管农药的官员张文明处了解到一些不同以往的改进:下一步对高毒、高污染农药品种的禁用,政府还要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前提是在满足农业生产需要下开展。对那些农业生产用药确实需要并且只能做成乳油制剂的,政府在与农业部门协商后要予以保留,但要使生产厂点和使用量控制到最少。对实施高毒、高污染农药品种淘汰的生产企业,工信部正研究给予企业补偿政策。包括列入中小企业改造的项目,国家在这次振兴规划中专门对此划拨了30亿元资金;与农业部协商,在这些企业上新的替代农药品种时,给予减少收费、简化实验、缩短办证时间的扶持,目前农业部在这方面也表示同意;另外还考虑帮这些企业争取税收优惠政策等。

痘痘专科医院

治疗皮肤病好的医院

西安治疗尖锐湿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