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IC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二百尘肺矿工维权困境追踪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6:01 阅读: 来源:IC卡厂家

求告无门的尘肺矿工。半月谈记者 高远至摄

矿工任荣租住了一间小屋。半月谈记者 高远至摄

半月谈记者 高远至

按照北京市煤炭行业规划要求,5月31日,房山区史家营乡最后一批煤矿全部关停。矿工唐作孙领了最后几个月的工资,准备返回四川老家。然而消息传来,有工友去做体检,发现患有尘肺。

“我的心就一紧,自己在煤矿干了10几年,会不会也有这病?”唐作孙不敢大意,与40多个工友赶紧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尘肺一期。“我之前干活的时候就常感到胸闷气短,一直以为是井下空气不好,现在想起,才知道已经得病了。”唐作孙说,他们一起去检查的矿工,最终有23人确诊患有尘肺病,差不多占到了一半。

据记者粗略统计,史家营乡枣园、台西、大村、莲花庵等各矿已先后检出了的尘肺病工人超过200名(多数为一期、二期,少数重症者已达三期),而且这一数字可能还将继续增加。(《半月谈》2010年第13期)

四处推诿,尘肺矿工求告无门

尘肺病是我国最主要的职业病,其典型症状是胸闷、胸痛、气短、全身无力,重者丧失劳动能力,甚至不能平卧,连睡觉都得采取跪姿。而且每隔数年病情就要升级,最后,因肺功能衰竭、呼吸困难而死。专家称,这种尘肺病很难治愈。

这些矿工的年龄多数在40岁上下,正值壮年,上有老下有小,是家里的经济支柱,一个人垮了一个家也就塌了。“得了这个病,办不了健康证,以后工作都找不到,怎么养家?怎么治病?所以无论如何我们要讨个说法。”矿工们纷纷对记者表示。

矿工们拿着诊断报告,首先找矿主、找经理,可得到的答复是:“这事我不管,你们爱找哪儿找哪儿。”有的甚至威胁说:“报告是假的,你们这是敲诈。”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到史家营乡政府上访,接待人员说,这事归区卫生监督所管。找到房山区卫生监督所,一开始还登记我们的姓名、联系电话,说有了结果联系我们。可看到人越来越多,他们也不管了。”矿工李国平告诉记者,就这样乡里推区里,区里推乡里,三番五次,始终没人给个明确的回答。

按照房山区人民政府6月2日下发的《2010年房山区小煤矿关闭验收工作方案》的统一安排,5月31日后,煤矿企业多数从业人员要妥善遣济南银屑病专科医院散,按规定解除劳动关系,发还职工工资,发放遣散费用,6月10日后要遣散全部人员。当时,已有部分矿工检出了尘肺病。

如今时间过去一个月,矿工们并未“妥善遣散”,虽然都没了工作,但却不得不一天天等下去。

39岁的任荣刚刚搬到房山区政府所在地良乡。在良乡东关下车后,记者曲里拐弯走出好长一段路程,在一堆几米高的沙子旁边,才找到了他租住的小屋。房间面积不过10平方米,床就占去了一半的空间,吊扇垂下来,随时都可能碰到头顶。

任荣告诉记者,之前他和老婆、孩子都住在史家营乡,出了这事之后,孩子让亲戚接回老家了,老婆在附近旅馆找了个临时工作。“收入没了,不敢住好的地方,就这房子每个月租金还要170元。政府又没个解决问题的具体时间,只叫我们等,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跟随矿工感受职业病鉴定难

最让矿工们困惑的是,他们在朝阳医院体检后出具的“尘肺X线诊断报告”竟没有任何法律效力。因为正式的职业病诊断报告要单位开证明,提供相关的材料,医院才能出具。

“我们拿着诊断报告去区劳动局申请劳动仲裁和工伤认定,才知道自己花钱做的体检不算数。”一矿工无奈地说,要我们找矿主开健康养生常识证明,这不是难为人吗?“听说出事之后,矿里老板把我们的合同、上岗证等材料都烧掉了,老板怎么可能给我们开证明!如果政府部门能督促一下,可能还有希望,而现在没人管我们。”

汉中工作服定制

湖南定制西装

黄石设计西装

拉萨定做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