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IC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政府采购市场该怎么开放

发布时间:2020-07-13 11:02:14 阅读: 来源:IC卡厂家

关于中国石家庄牛皮癣专科医院政府采购,争议一直不断。最近一次“质疑”中国政府采购的,是拥有1600余家会员企业的中国欧盟商会。

4月20日,中国欧盟商会发布了长达60页的首部研究中国公共采购市场的调查报告——《中国的公北京在线网共采购:欧盟企业在中国参与公共采购合同竞标的经验》(下称《报告》)。《报告》称,中国公共采购市场总规模或超7万亿元人民币,外资企业在政府采购中饱受歧视,还提出了政府采购系统进一步改革的必要性和系列建议。这是继去年中国美国商会发表类似白皮书后的又一份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采用了“公共采购”这一概念。西北大学国际法学院副教授杨蔚林认为,其目的是扩大我国现行的政府采购制度的适用范围。

中国欧盟商会、中国美国商会作为企业的代言人,虽然不是官方代表,但是在美国、欧盟,企业对政府产生的影响很大,“他们的政府就是为企业服务的”。由此,专家分析认为,目前中国加入WTO《政府采购协议》(GPA)的谈判还在进行当中,此举可视为是美国、欧盟的施压手段,其真实用意是催促中国尽快大范围开放公共采购市场。

年底前将出第三份出价清单

GPA是WTO的一项诸边协议(相对多边协议而言,且属于自愿加入),目标是促进成员方开放政府采购市场,扩大国际贸易,由WTO成员自愿签署。

目前WTO成员国共有153个。而在WTO的政府采购委员会中,GPA成员国目前共有41个。如果将欧盟诸国视为一个成员,则GPA成员只有14个。

WTO成员数与GPA成员数之所以不对等,主要是因为以前没有对加入WTO的成员国提出一定要加入GPA的要求。随着WTO成员国的增加,一些新的成员国在与WTO谈判的过程中,加入GPA就成为加入WTO的一个条件。

其实,这并非针对所有加入WTO的成员国,只有对类似中国这样大的经济体,提出的要求会高一些。毕竟,中国这个庞大的经济体,让美国、欧盟更为重视。中国加入WTO,成为他们进入中国政府采购市场的重要契机。

“中国肯定不是自愿提出来加入GPA的,是美国、欧盟对中国加入WTO时提出来的要求。只有承诺加入GPA,才能同意加入WTO,这也是后来者的一个劣势。”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副院长屠新泉向记者表示。当然,加入GPA并非完全对中国不利。

GPA成员国比如美国的政府采购规定,禁止购买外国货,中国加入之后,很自然地,就可以进入美国的政府采购市场。“虽然美国的政府采购市场对外国货多少有些限制,但是加入之后,至少有这个机会了,否则就完全没有机会。”

中国目前是《政府采购协议》的观察员,在2001年加入WTO后,中国承诺择机启动加入GPA的谈判,并于2007年底启动谈判。

2007年12月,中国提交了第一个GPA出价清单。出价清单是申请方单方面提出的开放范围,包括纳入政府采购范围的采购实体和采购项目以及门槛价等。出价清单包括五个附件:附件一是中央级实体单位;附件二是次中央政府,主要是省级政府,也包括地市级政府;附件三是其他实体;附件四是服务;附件五是工程。GPA中的采购类型分为三种:货物、服务和工程;目前,货物还没有列入单独附件。每个附件都有备注,用来定义五个附件开放范围的大小和条件。

中国提交的第一份GPA出价清单中,附件一包括中央级实体单位50个,如外交部、国家发改委等部委;关于地方政府的附件二未编列,附件三目前罗列的实体都是事业单位,国企暂未列入。但美国和欧盟并不满意,表示“深感失望”;时隔两年半之后,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加快了中国修改GPA出价清单的进程,2010年6月底,中国政府向WTO递交了第二份出价清单。

据悉,这份最新提交的出价清单是在2007年的基础上,中国对自主创新产品以及国货优先等政策都作出了调整,并将该协议的施行期从加入后的15年缩短为5年;同时,新增了15个政府机构;此外,服务、工程也增加了一些内容。WTO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该份出价清单的细节尚未公布,“由于这是谈判中的出价,因而WTO本身不会公开披露更多细节。目前还处于保密状态。”

尽管如此,新增的15个政府机构是什么,仍引发了业内人士的猜想。

“依然不是地方政府,还是中央机构。因为还有一些中央机构没有列入。我国的机构比较复杂,所谓的事业单位在性质上不是太明确,所以第二次清单做了一些补充,增加了一些‘委员会’之类的单位。”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副院长屠新泉说。

记者了解到的最新的消息是,中国承诺在今年年底前出第三份出价清单。

按常理,GPA的谈判应该是由WTO的政府采购委员会主持进行的多边谈判,但在实际谈判的过程中,主要是在中美和中欧之间进行,其实是双边谈判。而目前双方谈判的分歧是国有企业是否纳入中国GPA出价清单。

深圳订制工作服

白山工作服订制

昭通西装订制

相关阅读